首页

结果转化奖励升级 7成国有股权可归科研职员



  2015年,俞凯的思必驰公司和上海交大签署专利共有协议,对俞凯的实验室当下和未来发生的知识产权问题,都做了明确说明。最终俞凯的公司顺遂拿到那笔主要的融资。

泉源: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

  1990年博士结业后,杨桂生就留在了中国科学院,并担任了工程塑料课题组的组长,其时卖力的国家的985科技攻关项目,杨桂生很快就精彩地完成了科研使命,研究结果战功赫赫,可是他却对这样的效果并不满足。

  杨国强:由于我们国家现在的最好的刻线,就是到28纳米,我们中兴啊,这样的公司,可是国际上现在好比说台基电、三星,他们都可以用到十几个纳米,光刻胶的质料,更是落伍,光刻胶的这种我们国家只有中低档的,而高等的或者是最朝高精致的这种光刻胶的话,我们国家现在自己还不能生产。

  晚上八点钟,俞凯还没有下班。他专门找到公司的两名“特殊员工”谈话。

  党的十八大以来,科技体制革新不停深化生长,种种革新措施纷纷出台,在这样的配景下,公共创业、万众创新蔚然成风。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有着双重身份,既是科学家,又是企业家。那么他们又是怎样将自己的科技结果转化为生产力的呢?

  俞凯:上海交大对研发专利的有所有权,思必驰公司对专利的有独占实行权。未来的公司上市或者做乐成了,会给学校一定比例的捐赠。

  俞凯告诉记者,由于自己是上海交通大学盘算机系的特殊研究员,在学校里,他另有科研和带学生的使命。而他的公司也成为他的学生从事科学研究的基地。

 

  周三下战书,苏州下起了雨。思必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俞凯照旧按企图赶去上海交大,他有一个学生要面试。俞凯说,他已经习惯了两地奔忙的事情状态,经常一周往返两三次。

  俞凯说,对于公司来说,研究和开发,就像鸟儿的一对同党缺一不行,然而作为一家创业小公司,可以做到开发,可是却没有能力支持举行基础研究的团队,因此为了能够让公司拥有连续创新的能力,俞凯在上海交大组建了团结实验室,为公司生长提供基础性研究。

  杨桂生:我是受中科院化学所的委派到上海开办这个杰事杰公司,其时真正能够脱离体制,带着结果工业化,其时我是第一个。

  通过研发塑料的新性能来知足更高品质要求的质料,新质料能不能再轻一点,再结实一点,再耐用一些,这是他一直在花时间去思索息争决的问题。

  2015年我国修订并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结果转化法》,对科研职员以入股的方式实现科技结果转化,有了更有力的激励措施。在2015年以前,以科研院所的研究结果入股企业,科研团队只能站到30%左右的股权比例,剩下的70%归属于科研职员所在的国有科研单元;而现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结果转化法》,科研团队可以直接占到50%的股权,若是是离岗创业,还可以追加到70%。这对于科研院所的科研职员们来说,激励大大提升了。

  俞凯:2015年我们有一笔比力大的融资的时间,对方的状师比力明确的提出来,说你有焦点手艺。你这个焦点手艺的研发又是在交大为主体,未来这个事事实是交大的照旧思必驰的,这个事情你得说清晰。

  刘燕刚:真正对高校结果转化最主要的事情,不是怎么去勉励,怎么去刺激,而是你把门路开通,当这个手艺真正发生的时间,它会自然而然的就向市场上转化了,转化的时间不能设障碍,你把这个障碍所有去掉,这才是学校该干的事。

  在把科研结果转化的门路上,另有许多有着科学家、企业家双重身份的人在奔忙。杨桂生是上海杰事杰新质料团体董事长,国家新质料工业生长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在27岁那年,杨桂生就成为了中国首位工程塑料博士,他的研究填补了中国工程塑料领域的多项空缺。

【提醒】社保卡竟藏着隐秘“小金库”!不知道的人可能损失一大笔钱!


  经由半年多的协调商讨,刘燕刚和俞凯他们终于拿出了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

  杨国强:光刻胶是一个战略物质,我们国家每年现在入口一万多亿人民币的芯片,光刻的手艺是很是主要的,而光刻胶是光刻手艺中心很是主要的一个质料,以是这种物资我们一定要自己能够做,这种质料我们一定要自己能够做我就希望,我们把不光只是实验室的工具,然后我们就希望把这个实验室的工具能够做得最终能够用到我们国家半导体工业上。

  科技结果转化率低是困扰科研单元科技创新的一个老问题。为了加速科技结果的转化,2016年,国务院印发《实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结果转化法〉若干划定》,明确了科技职员应合理正当享有科技创新收益。许多地方政府随后出台了一批促进科技结果转化的配套文件,这些政策极大调动了科技职员的努力性,一大批科技结果迅速获得了转化。我们希望以后能够有越来越多的科技结果从实验室走向市场,推动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

  俞凯:我会希望在中国能够做出国际水平的研究结果,而同样在工业在中国用我们自己整个做的手艺去改变这个天下。

  中科院化学所科技结果转化到处长 张建伟:2009年中关村自主树模园区的激励政策,是允许国有股份的20%到30%奖励给科研团队,2015年10月份出台的科研结果转化法修正案之后,允许50%以上的国有股权份额奖励给科研团队。从这个角度来说,国有股权份额的上升,对于这个结果转化是一个促进。

  带着优异的实验室科研结果,杨国强决议资助企业生产出优质的光刻胶产物,支持国家半导体工业的生长。经由杨国强不懈的起劲,他们终于谈成投资,建立了一家创业企业,以科研结果入股来举行配合生产研发,既可以解决企业研发能力不足的问题,又可以很好地保证研发团队的恒久连续的投入精神研发,可谓是一石二鸟。

  统一间办公室,又要搞研发,又要做项目, 41岁的俞凯有着双重的身份。在学界,俞凯教授是上海交大盘算机科学与工程系研究员,智能语音手艺实验室主任;在工业界,他是一家人工智能企业的首创人、首席科学家,也是海内学术界“青年千人企图”里唯逐一位来自智能语音手艺行业领域的语音专家。这家公司专门从事智能语音交互平台的研发。

  俞凯:我总共研究生、博士生加在一起20多人,加上实验室和本科生有40多人,要保证学生结业这也是学校基本的一个要求。

  半小时视察:破除政策障碍促进结果转化 

  他们刚刚研发出的新型塑料,比钢铁的强度还高,重量却只有一律体积钢铁质料的六分之一。把这样的科研结果投放到市场中去应用,是杨桂生最大的梦想。

  杨桂生:感受这个结果,就是锁在抽屉内里。一方面我们看到工业界,制造业在入口一些工艺手艺,另外一方面,就是像中科院这种国家的最高的学术机构,它的结果也在束之高阁。以是我就想,是不是自己能够实验一下,把这个结果能够酿成一个现实生产力。

  俞凯所在的公司,是从2014年最先进入智能硬件领域的研发,主要应用在车载装备、智能家居和智能机械人三大领域。相比力生产终端的产物,他们所做的事情是为生产产物的企业提供后台支持和服务,这也是人工智能语音交互的焦点。

  原题目:[探秘]科技结果转化奖励升级!70%国有股权可归科研职员→

  鉴于俞凯的创业公司案例的特殊性,上海交通大学,联合这个案例相继出台了一系列知识产权处置的方案文件,为以后学校科技结果转化扫平障碍。

  使用高校的科研结果推动工业生长,在实践中又提出问题,使用科学研究的要领去解决,是俞凯的“科研要领论”。2014年,上海交通大学在俞凯所在的学院建立了一个未来媒体网络协同创新中央。俞凯得以继续留在学校从事科研,所幸他的企业,也顺遂渡过难关。而像这样的创新,上海交大还在不停实验。

责任编辑:初晓慧

  为加速实行创新驱动生长战略,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结果转化法》,买通科技与经济联合的通道,近年来,科研机构、高等院校推出种种革新措施,努力推动科技结果转化。

  基于上海交大和思必驰科研团队的起劲配合形成的专利事实该属于谁,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而无论是俞凯照旧上海交多数没有先例可循。

  上海交通大学研究员 思必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 俞凯:思必驰所做的语音交互的解决方案,包罗硬件的,包罗软件音乐也好,问天气也好,弄日历也好,这个是整体的人机交互的服务。

【适用】本色纸比白纸更康健更环保?真相在这里!

  眼前的这个集装箱,就是用他们研发的新型质料制造的。一个体积八十多立方米,自重近五吨的各人伙,经由革新之后,上下两块板已经酿成了塑料新质料铸造的板材,经由测试,他们研发的塑料板材同样可以完成钢铁的使命,甚至完成得更精彩,以塑代钢,仅仅是把质料换掉,就可以将集装箱自重降低百分之二十,无形之中增添了20%的运力,这正是新质料的研发结果为航运工业带来的新契机。怎么能把实验室的新质料结果带到更多的工业和领域,杨桂生一直在为此奔忙。

  刘燕刚说,以前学校的教授科研团队的研究结果属于国有资产,处置转化十分难题。不外,就在双方一筹莫展的时间,2015年,科技部新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结果转化法》颁布实行。其中第十七条明确划定,“国家勉励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接纳转让、允许或者作价投资等方式,向企业或者其他组织转移科技结果。”“国家设立的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对其持有的科技结果,可以自主决议转让、允许或者作价投资”。根据这样的划定,上海交大有权自行处置其持有的科技结果。

  俞凯:我们要做的公司是一家手艺性的公司,以是他一定需要有很连续的这样一个,恒久的这么一个研发能力,他需要有一个团队,他需要有天下水平的这样的科研的结果和交流。

嘭嘭嘭,侧门直接踢开,快速从铁石还有兵器中间穿过,光亮进入,吴天雄抬头,恰好看到两人身影迎面飞奔而来。“机会来了!”托马斯看到雷欧奈一刀劈出被自己挡住了,但是却没有办法将自己斩杀一时之间僵持住了,当下左手张开,两道小型炮管延伸出来就要喷射出镭射光。

叶扬一愣,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的尴尬起来。要知道,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做那件事的时候,要是那个女的一直在说我还要,那这个男的的能力就要重新来定位了。“怕什么,八十八师我们又不是没见识过,在上海宝山那会儿,我们独立师和八十八师就是隔壁,他们这次要是为这些鬼子和汉奸出头,那就真不知好歹了!”“狐狸”完全不在乎道。现在尚息东赞感到忧心忡忡,他已经看出了唐军的策略,就是集中优势兵力,逐步将他们分割吃掉,四万人就这么被歼灭了,下一步就将是他的六万军。

发布时间:2017-10-17 07:09:11

js ajax post提交form表单

Copyright 10-15 2002-2016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